|
5 ~ 15℃ 小雨轉多云 西安天氣詳情
客房預訂
入住日期:
離店日期:
預訂

酒店位置

酒店位置

新聞中心

民營景區存在先天三大不足 如何突破瓶頸?

發布時間:2019-09-17

“七五”時期(1985—1990年)國家出臺了對旅游資源的開發政策,明確提出了“國家、地方、部門、集體、個人一起上,自力更生與利用外資一起上”的投資方針。

  此后,我國的旅游資源進入有重點的、較大規模的開發階段,民營資本異軍突起,成為旅游資本市場發育中的一支重要力量。近年來,伴隨著全國旅游市場蓬勃發展的新機遇,有人盆滿缽滿,但也有人血本無歸。

  登高跌重

  9月2日,國家產權交易所發布消息,2A景區玉泉威虎山國家森林公園掛牌出售,起始價為3500萬元。梳理發現,玉泉威虎山并不是唯一一家出現"困境"的傳統觀光型景區。

2017年7月,洛陽龍潭峽谷獲“首破”封號,成為國內首家破產的5A景區。截至2019年1月,連本帶息,管理人收到8.22億債權申報。破產原因為公司大肆民間貸款,用于景區開發建設,致使公司背上高額負債,直到掌門人陳健林驟然離世,引發債主集體申報債權。

  2017年12月,經歷停業整頓兩年、被摘牌“4A”后,投資16億打造而來的重慶龍門陣景區,申請破產重整。龍門陣景區曾大量引入民間借貸,最終滾出9.7億的負債雪球。

  2019年6月21日,全國企業破產重整案件信息網發布《山東乳山維多利亞海灣旅游開發股份有限公司預重整投資人招募公告》顯示,因維多利亞公司(大乳山景區)不能償還到期債務,威海市中級人民法院已于2018年11月20日做出民事裁定,受理公司進入破產清算程序,債務人的債務總額為18.67億元  。

  上述破產景區的運營商已大多申請重整,帶著投資人招募公告。也有多數景區仍在掙扎運營,試圖為企業重整和資產估值加把勁。

  此外,也有不少民營傳統觀光型景區被爆出經營危機。

  2018年11月,因欠款9354萬元拒不執行,4A級原始森林景區南召寶天曼,登上失信催收名單。近兩年來,圍繞5A景區天山大峽谷經營權的歸屬問題,烏魯木齊天山大峽谷景區集團有限公司與當地縣政府僵持不下,天山大峽谷還貸吃緊,危機四伏。

  “民營企業做景區必死這樣的論斷是不成立的,民營景區發展至今,也涌現出了一批具有較強競爭力的觀光型民營優質景區。"北京聯合大學旅游學院中國旅游經濟與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曾博偉告訴新旅界(LvJieMedia)。

  1999年1月,天津市寧發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張同生注冊成立張家界天門山旅游股份有限公司。2005年9月,天門山景區開園納客,當年接待游客僅2萬多人;2015年,年接待量突破200萬;2017年景區年接待游客386.7萬人;2018年11月上旬,景區年接待游客量突破400萬人。

  如今的天門山景區在原有資源的開發上,借助飛機穿越天門洞、俄羅斯戰斗機挑戰天門洞、蜘蛛人徒手攀巖、世界翼裝飛行世錦賽等事件營銷的加持,在龍爭虎斗的旅游市場迅速占據一席之地飛速發展。

  在個別優秀案列的背后,大多數自然類民營旅游企業產品與服務檔次較低,總體競爭能力和抗風險能力較弱,在市場的不冷不熱中掙扎,生存堪憂。

  先天不足后繼乏力

  民營旅游景區是相對于國營旅游景區而言的,民營企業以承包、租賃、買斷參股等形式獲取旅游資源經營權,對旅游資源進行企業化管理和市場化運作的景區。該類旅游景區主要指以自然旅游資源和人文旅游資源為依托的公共旅游資源類景區,景區的經營主體是民營企業,企業獲得景區的開發、經營權,政府代表國家享有所有權。

  1999年,雅安市雨城區成功引進民營企業萬貫集團,開啟了中國西部景區“國有民營”的歷史先河。“碧峰峽模式”實現了景區的管理權、經營權、所有權的三權分立,轟動一時。

  由于碧峰峽火爆,2001年和2002年,帶動當地相關產業6億元,占雅安市當年GDP的比重達3.5%。2015年12月29日,東方園林與萬貫碧峰峽公司簽署戰略投資簽約,此后東方園林接替萬貫集團,投入50億元開發雅安市全域旅游。

  “從客觀原因來看,民營景區先天不足。其一,民營企業很難拿到頂級的、優質的資源。其二,民營企業協調關系的先天不足。景區經營與飯店、酒店有所不同,其本身要面臨的關系、利益也較為復雜。其三,民營景區在公共服務配套上先天不足,也使得景區發展面臨一些困難。"曾博偉說道。

  他也坦言企業本身也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如在管理、服務、運營等方面的不當,從而導致景區后繼乏力。

  新旅界(LvJieMedia)梳理發現,爆雷的背后,除去一些個性原因外,也有一些共同的原因。大多數民營景區重金投入,不計代價地投資擴建,資金斷裂后,嘩啦啦倒地一片,甚至債臺高筑。

  其中大乳山與龍潭峽谷,是花重金造光環的典型。前者在開發建設上統共投入16億,后者每次也動輒上億,兩家企業都掏空了底。薄弱的經濟實力與厚重的理想,讓這批景區紛紛寄希望于外部資本。

  但靠譜的融資難,身處資本市場鄙視鏈底端的中小型民營企業,只能轉向投靠民間借貸。當營收趕不上燒錢的速度,自然而然就暴雷了。

  "旅游景區的發展是一個漸進的過程,開發前期的投入非常大,一般民營企業往往無力承擔。如果沒有持續的資金投入,景區也很難得到持久發展。"曾博偉告訴新旅界(LvJieMedia),除了資金不愿持續投入等問題外,隨著外部消費需求的變化,旅游行業競爭愈發激烈,市場選擇之下便有不少沒有及時轉型升級的傳統觀光型景區遇困。